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绝版青春

 
 
 

日志

 
 

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2010-05-12 23:0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庄西岳庙会有些渊源,但谈不上传奇。

说它有些渊源是因为从现存的青铜造像看,赵庄的西岳庙会至少在明崇祯三年前已有相当规模,距今已经有400多年历史。说它谈不上传奇是因为这个庙会与名门正派、帝王将相毫无关系,充斥的都是一些民间巫术的影子,甚至连供奉的神灵是谁都一塌糊涂。相传明朝中期,赵庄上阳庄村一农人为医治母亲恶疾,常赴华山求神问医,神仙感念其心诚,舍药相救,其母沉疴顿除,起死回生。于是该农人再赴华山还愿,并将神灵请回家中供奉,在回赵庄镇小憩时,神仙托梦与他,希望在赵庄镇久居。赵庄镇乡民知道后,捐资修建庙宇,因该神来自西岳华山,便起名曰“西岳庙”,约定于每年三月二十八日为神会之日,赵庄村周边10个村子排出10大号,每年轮流出赛祀奉,出赛时,跑马、扭秧歌、敲锣鼓、踩高跷、唱大戏等民间文艺活动丰富多彩。明崇祯三年,以赵庄会长王从京为首的若干乡民共同斥资请金火匠白天奉父子铸得青铜鎏金神像三尊,供奉至今。清嘉庆年间,将会期前延至三月二十六、二七日,为牲口交易日。1966年至1986年因政治原因,拆除庙宇、神像遗失、停赛20年。期间的1982年,蒙银花神灵附体,据传治愈尧科村王阳才顽疾,神灵通传要求再起庙会。1986年,原10大号再次出赛,重起庙会至今,并与时俱进,以物资交流会名,周边黄龙、合阳及我县各路商贾云集,四方群众摩肩接踵。1996年经多方打探,知晓原崇祯三年鎏金造像为刘家洼乡西洽洲一老人保管,在各方努力下,重新迎回神像。

纵览这个坐落于澄城赵庄的山寨版的西岳庙及西岳庙会发展历程,我们始终不能辨明这个所谓的西岳庙供奉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就是藉因这个无名无姓的所谓神仙,这方土地的人民轰轰烈烈的、传承有序地狂欢了四百年,敬畏了四百年。正因为这个神仙无名无姓,我们的先人也便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随意附会。也许是在秦腔戏的教化下,有人说我们这里供奉的是劈山救母中沉香的父亲刘彦昌,显示了善良的百姓对人伦孝道、读书致仕的由衷推崇。更也许啥都不是,我们的先民就是要以此为借口、由头,满足自己劳作之余的狂欢需要,活络一下筋骨,展示一下才艺,沟通一下感情。

面对这三尊神像,我凝重的磕下三个响头,但却与信仰、迷信无关。磕的第一个头,是磕给庙会九号的樊家洼的我的先人。在明以来的漫长历史中,他们面对地震、干旱、蝗灾的轮番侵袭,始终保持着昂扬、乐观的态度和对天地万物的一份敬畏。在可见的家谱中,樊家洼雷氏一门没出过封疆大吏、朝中重臣,“农民”两个字是对你们最全面的注解。但作为祖祖辈辈的农民,你们也在些小的舞台上尽量展示你们的精彩。听老辈人讲,我村的木匠比较有名,特别是刻花工艺在赵庄无出其右,至今仍有个别匠人做寿木,技艺高超。在庙会中看到的那个占卜用的卦筒就是我村的先人做的,从年干及实际状况分析,最近也应该是1925年的。而关于我家这支的先人中,唯一给村人留下念想的也与庙会打社火有关,据说我的曾祖父是村里的能人,在我村打社火时,不用一钉一卯就能用一把草绳、几个大车轮子及若干木椽搭建自由行走的活戏台和四面转动的活戏台。人老几辈经过岁月的沉淀留下的只有依稀的、一星半点的谈资,也许农民,我们的先人都这样吧。

磕的第二个头,是磕给被农人无限放大的神灵。在我的理解中,这里的农人是没有忠诚的、始终如一的宗教信仰的,但是会心存敬畏,敬畏天地,敬畏自然,敬畏自然万物基本的、永恒不变的规律。之所以我要如我的先人那样磕头,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人类变得极端狂妄和无知,我们不再敬畏自然,而是战天斗地、改造自然,我们在利益的驱使下,使万物的运行变得紊乱。我们可以让需要生长一年的猪半年就能成熟;我们可以通过转基因的手段迅猛提高粮食产量;我们可以在一顿餐桌上吃到四季的蔬果,我们可以为人类的发展而无视动植物的存在,继而,我们可以为自己的发展而无视别人的苦难,我们心安理得的认为竞争是推动人类发展的最大动力,我的财富是我努力的结果。当我们为我们的聪明才智欢呼雀跃时,自然开始显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半年出栏的猪是海吃抗生素的结过,它直接影响了猪的免疫力,间接影响到人的免疫力,你说猪瘟能不蔓延吗?我们能不早死吗?大棚带给我们吃四季蔬菜的便利,也无形中改变了我们的肠胃生物钟,影响了肌体的正常运转等等。回过头来,我们忽然发现“道”是需要遵循的,敬畏的,是不容打破和改变的。神灵是什么,神灵就是“道”,这才是我磕头的对象。

磕第三个头,是因为听说是不能给神像拍照的,但出于收集民俗资料的目的,我冒昧的、斗胆的拍了下来,拍前磕个头,也算给神灵打招呼了,不知它能理解不?呵呵

 

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

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关于赵庄西岳庙会的断想 - 舞韵轩主 - 舞韵轩主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