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绝版青春

 
 
 

日志

 
 

鼓舞人心 催人奋进  

2010-03-07 12:1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县三支锣鼓队在市鼓王大赛中技压群雄包揽而归

 

元宵节渭南市鼓王大赛,在全市50余支锣鼓队中,我县韦庄镇文化站大佛锣鼓队技压群雄、当仁不让勇夺金鼓王桂冠。寺前镇人和锣鼓队与韩城围鼓并驾齐驱,列银鼓王大位。雷家洼乡林川村锣鼓队与大荔县、高新区的两支锣鼓队,三分天下,将铜鼓王收归囊中。在渭南市11个县市区中,我县独得奖牌半壁江山。

 

想写澄城的锣鼓缘于两年前的全民创业博览会社火巡游,沟南沟北,沟东沟西,各路人马聚集于体育场竞技绝活,一比高下。卖悬的、耍吝的、使狠的、发狂的千变万化、精彩纷呈。一屁股坐到地上看了几个小时,胸腔随着鼓点跳跃,眼睛追着阵仗转移,呼吸伴着节奏起伏,让我始终处于一种无意识的亢奋状态,并且过去几个小时还沉浸在那种气场中无法自拔,嘴里总在念叨着,美!谁说农民不浪漫,谁说农民没有创造力!一种想写点什么的念头总在脑海中冲撞,可真正拿起笔的时候,总觉得我的词汇如此的贫乏,除了排山倒海、大气磅礴等用俗用烂的词外,似乎总无法真实再现这些民间艺术粗野、泼辣的原生状态,无法表达我对这群大悲大喜、敢爱敢恨,性格分明的澄县老哥的由衷敬意,无法排解我胸中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火热激情。正月15由于其他事务,原本去渭南为我县锣鼓队鼓劲加油的打算没有成行,甚至在电视上也没看的上,只在网络上看到比赛结果和一些摄友拍的片子,让我既激动又后悔不跌,08年在县上看锣鼓赛的场景忽然间又全闪现在眼前。

全民创业博览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两支锣鼓队,本次大赛的银鼓王寺前人和锣鼓队及赵庄新卓的威风锣鼓队。

    人和锣鼓队由一面大鼓四面小鼓,若干锣、铙,花杆及牙旗组成,参与者百余人。一群婆娘抬着檩条般粗的花杆,呼啦啦涌进场地,以一种不由分说的霸道姿态向人群推去,不停往前挤的人群极服帖的就赶紧往后退,而后几根檩条高高地竖起来,如古军营的角楼般扎住四角,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片开阔的场地就瞬间清理完毕。而后百余名壮汉推着一面八仙桌般大小的重鼓、四面一搂粗的中鼓,锣、铙声如风搅雪般乱作一团,众人以一种响遏行云的吼声直插中场。具体的节奏、程式没记清楚,隐约觉得人和锣鼓属于稳步热身,渐行渐紧,高潮处嘎然而止的情形,一阵紧过一阵的鼓声把人的情绪推向高潮,最后以干净利落的鼓声和吼声划出一个稳稳当当的休止符。开始是行云流水般的“南瓜蔓”,颠三倒四、来回往复,活络筋骨,酝酿情绪;中途是欢快热烈的“风搅雪”、“狗娃子”,华丽而明快;最后是直冲霄汉的“紧三火”,以大鼓为圆心里三层,外三层,使铙的站在主鼓的鼓架上,面向观众,调整好姿态,夸张而统一的高高抡起手臂,外围的花杆、角旗指向中心左右摇晃,鼓点稠、鼓声重,节奏紧、速度快,色彩艳、吼声响,雄浑壮烈,嘎然而止,让人意犹未尽。

赵庄那次表演的锣鼓,应该属于合阳雷村的“上锣鼓”。开场时是节奏缓慢“排锣”,听起来十分整齐,随着鼓槌的翻滚,鼓点节奏渐渐加快,花样变化增多,有如行云流水。忽然间,鼓手骑马蹲裆,队员们一拥而上,一脚踩地,一脚踏鼓,锣槌在头的上方划弧,先击鼓,后击锣,鼓手和锣手错开击鼓,边敲边围鼓转圈,动作整齐协调。而铙钹手则把铙钹举过头顶来击,矫健有力。大鼓小鼓相互配合,正副鼓手轮流作战,鼓点节奏急促,气氛异常热烈,有如爆豆一般。而最奇特的是他们的装扮,鼓手都赤裸上身,斜挎着一串马铃,下身只穿一条短裤,虽然已经秋高气爽,他们却个个汗流浃背。而一手持小簸箕,身穿羊毛背心,装扮成匈奴模样的人,一直在给鼓手扇凉。同时还有几个人或身穿小马甲、头顶瓜瓜帽,帽顶插一根野鸡毛,或者戴顶娃娃的虎头帽,眼上戴着用核桃或鸡蛋挖个洞做成的“眼镜”,打扮成孩童或者异域人的模样,在外围耍宝。正看的起劲,只听“吁”的一声尖利悠长的口哨响起,一个早有准备的壮汉猛地蹲下身,双手抓住大鼓上的铁环,抡上脊背,撒腿便跑,其他人在后紧随,诧异中透着幽默。

锣鼓与战争有直接渊源,作为春秋战国时秦晋、秦魏拉锯的主要战场,相信在那样的大争之世,澄城的先民都在锣鼓的鼓舞下而金戈铁马、前赴后继。战争中的士兵如蝼蚁,不需要弄清为谁卖命,不需要分清何为正义,何为非正义,事实上这个事情也分不清。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中,大多数的农民都是为“吃粮”而当兵的,而让这些没有远大理想的喽啰变成虎狼之师,激发出他们的“憎”气,锣鼓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隆隆的战鼓一声紧过一声地敲响时,士兵的胸膛便开始激烈地起伏,如同一个干涸了许久的壮汉碰见一个风情的女子,瞬间便血脉喷张,由人变兽,所有的羞怯变为无形,所有的冲击、前进、喊杀,是感觉不到累或者痛的。只有在胜利或者失败后,人的思维才能略微清醒些,困意才会上来,才会感到一点后怕。

这方与关中平原形神皆不似的地方,更多的表现出的是“山呆子”的良善,面对干涸、贫瘠的土地不离不弃的顽强生命力,和与生俱来的“憎”气。这里把闹社火叫“打社火”,锣鼓器具叫“锣鼓家伙”,一个“打”,一个“家伙”,已经明白无误的说明了这里人的个性和锣鼓的风格。这里的人争强好胜,使强用狠,不怕事大。这里有魏谟、韩一良这样的仗义执言、冒死直谏者,韩一良给明崇祯帝慨然上疏《整饬文官爱钱》,直言:“官以钱进,安能不以钱偿?”,时至今日依然振聋发聩。这里基本不出才子佳人,土匪刁民反倒不少,唐代诗人杜牧在《同州澄城县户工仓尉厅壁记》中大体给澄城下了这么几个定语,“地贫”、“人穷”、“匪多”。明末县北人“王二”暴力抗法,被“巡警队”剿灭,在400多年后才入了我党法眼,终于摆脱“刁民”形象,成为大智大勇的起义者,陕北李闯王起义的探路人。

锣鼓选择在这方坚忍的土地落脚,这方土地用锣鼓来宣泄大悲大喜,大苦难大狂欢,可谓形神兼备。

(胡乱写的东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唠唠叨叨说了些啥,哎!)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