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绝版青春

 
 
 

日志

 
 

大话澄城之四——南北差异  

2008-06-14 09:22:05|  分类: 澄城赤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城不大,纵横两条沟却将澄城分而为沟南沟北,沟东沟西。古时,交通不便,河沟两岸极少交流,一沟一河。皆能分出两重天地。人常言,十里乡俗不同。澄城地域亦有差别。

    茨沟沟深崖陡,高低落差最大处,达194米。过了茨沟,便是沟南四社。寺前,醍醐,业善,韦庄。沟北多有沟壑,沟南则一马平川。沟北人居窑洞,而沟南人住瓦房,沟北人说话蛮蛮实实,沟南人则莺莺燕燕。沟北交通不便,沟南则四通八达。侯西线穿韦庄而过,公路上是蒲城,大荔。合阳,澄城公路汇合处。茨沟之于澄城便犹如秦岭之于中国。

若有人问及,沟南沟北的差别时,十有八九首先皆会回答,沟南礼轻,沟北礼重。

何为“礼”!我觉得可分为两个层次,一是“财礼”,“人情份子”与“钱”相关。二是“礼仪”“礼节”与“仁、义、礼、智、信”的“五常”相关。

沟北地贫,乏人问津,加之茨沟沟深崖陡,阻碍了沟北人与外界的交流。世间万象福祸相倚。少交流于是保墒。古之礼法,在沟北,似乎传承有序,痕迹颇重。沟北人过事,不论婚丧,繁文缛节,样样极多。这些规矩,在我眼中,更多的是展现出一种文化。如,结婚时,婚车到男方门口要过“彩子”什么是“彩子”?就是用男方自家用的两个杈挑起一段土布,上面有婆婆亲手扎的刺绣。这是一种典型的男耕女织农耕文明的象征。收麦的“杈”代表耕田的公公,“土布刺绣”则代表料理家务的婆婆。一种祝福,一种寄托。似乎是希望媳妇进入农家门,要像公公婆婆一样,男耕女织,夫妻恩爱。

进入洞房后,沟北人有“拍扫帚”的习俗,村里嘴皮子利落的“吝”人,拿起扎有石榴、核桃、枣寓意早生贵子的扫帚,说出祝福小两口的民谣,从女方要手巾。说辞多是口耳相传几十年变化不大的。和撤押运,深入浅出,吉祥有趣。要手巾绝不是为了手巾,只是和伴娘斗一阵嘴皮子,活跃活跃气氛而已,一阵阵嬉笑,一阵阵喝彩,俨然一出小型的文艺晚会。喜气顿时弥漫了整个洞房。

沟北人,关于“财礼”总有“给、退”的样样。男方给多少,女方退多少。钱数虽然已是媒人提前说好的,但在人前表现出的这点“仁义”哪怕只是形式,我觉得还是可取的。沟南人讲求失效,想不通,总觉得有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嫌疑,一沟南人嫁女,听到此话,甚是不悦,说“直接少给就行了,干嘛还要多那手续,既然给了,又要我退,什么意思?”南北观念再次可见一斑。沟北样样虽多,但仔细想想,大多都符合“礼”的要求。恕我不在此一一列举了。自从孔夫子被毛爷爷几番凌辱之后,国人在他老人家的教导下,总觉得封建社会都是暗无天日,地主老财都是巧取豪夺,封建礼俗都是陈规陋俗。几十年以后,当共产主义信仰,更多的成为官话、套话,在人民心中已差不多等同于“忽悠”的时候,在人心浮躁,物欲横飞的今天,回过头来,我们忽又觉得,为人处世,还是“仁、义、礼、智、信”靠谱一点。孔老师那里可取的东西还是很多的。《百家讲坛》于丹讲《论语》大火,就是明证!

再好的经,总有念歪的和尚。

沟北的刘家洼,冯原一带,过丧事,亲戚行门户,冰箱,沙发,家具,电视,摆下一院。“奠”的过程,更是高潮迭起,趣味横生。执事的此时更像是一个拍卖师,喊号,叫价。“*老先生的几女子,今天行什么什么?大到多钱人民币,小到几个花馍。事无巨细,交代清楚。为迎合气氛需要,听说有时还把钱挑到竹竿上,让更多的人看到。底下的其他亲戚,此时,犹如竞买者,心里翻江倒海,行多少不吝,行多少能务人,我的身份行多少合适,我应该比谁多,我应该比谁少。算盘珠子,打的哗啦哗啦的。死人搭台,活人唱戏,看到这满院的“贡品”和桌子上的票子。你说孝子是该哭呢?还是该笑?说刘家洼的一女子找了一外地的女婿,两人在外打工,刚订婚,听说爷爷过世,赶紧回来,小伙还算体面,驾着自己的普桑就奔丧来了。不明就里的小伙,到“奠”时傻眼了。自己的担子,几千块钱的东西往出抬,姑父们几千快钱的票子往出摆,自己身上的两千块钱根本拿不出手,轮到小伙“奠”了,情急之中,小伙说“我给爷爷行个桑塔纳,让他老人家一路走好!”沟北人给娃娶媳妇,都要问女方近亲多不,“底窝子”重的坚决不要,不为别的,以后行不起门户!这样的事,在沟南则要简单许多,根本没有“奠”的议程。亲戚来提个包,到礼房,门户一行,行多少,随意。没人围观,没人叫嚷。然后到地里,人一埋,完事。沟北这些“礼”看来不要也罢,是需要移风易俗好好改造的!

再说说财礼,沟北人嫁女,财礼动辄八千一万,还不算其他的三金一银一冒烟,衣服钱,离娘钱,手巾线钱等等。给儿子娶媳妇没个三四万元下不来。沟南的行情则要疲软许多。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与穷富有关。沟北礼重,不是沟北人富,而是沟北人穷!因为生怕自家的女子到男方受苦,所以不管用什么法子,先给女子占下再说。男方生怕人家女子不来,打肿脸充胖子,借、贷、黑利,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买。这犹如饭桌上常叫嚷着要结账的多是没钱人一样,生怕人家看不起。

沟南人多不讲“礼”,不讲“礼”是因为富裕。不用争究,娃们啥都有。女方家放心,权且就给个大面子。

沟南富而沟北穷。

沟南有一个老汉,是老三届,说他上高中的时候,发现沟北的娃冬天穿衣服,多是精身子穿个棉袄,棉裤。沟南的娃棉袄棉裤下多穿有秋衣秋裤,似乎文明许多,裤头沟北娃则从来没穿过。至今在沟北有这么一个段子,说古时,某家人穷,一家人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裤子,其他人则坐在炕上的被窝里。说某日,儿子出门遭人耻笑,回家向父母哭诉,母亲大怒,说“谁骂我娃哩,接!把裤子给妈,让妈骂外碎耸去!”虽是趣谈,但沟南富而沟北穷则是不争的事实。

穷富与土地有关。土地无疑是农民的命脉。沟北土地宽。每人能有三四亩地。一家多是十几亩地。一年到头,忙忙张张。劳动让人的思维形成一种定势。农民就是种地的!繁重的劳作让人没了其他致富的想法,一代代就这样种下来!无论干什么地是一定不能荒着的。哪怕不挣钱。谁要是把地全部包出去,会被村里人说是倒财子,不务正业。农民种地不算帐,哪怕外面一年能挣一万元,种地只能挣五千元。他都会选择种地。在沟北人心里,种地是农民的本份!在我看来,在农产品普遍价格不高的情况下。土地对于沟北人,不是资源而是累赘,枷锁!!

沟南土地则要少很多,每人不到一亩来地。靠土地,肯定养活不了一家人。忧患使人奋进!这正如清末之晋商,地少人多,土地养活不了人,于是挑担赶车做起小本生意,竟也做成清末金融大鳄。加之,沟南交通便利,信息快捷。于是男人多出门干事。跑车的,下井的,打工的。做生意的比比皆是。来钱多,见识也广。妇女在家务弄几亩地,只当是消遣。没事了就在村里打打麻将,娱乐娱乐。这样的场景在沟北是见不到的。沟北的妇女苦都比男人重。干了家务干农活。一年四季忙不停,哪有时间打牌娱乐!

南北的差别在宴席上,表现也特别突出。

沟北人的席,三八大席,不论穷富,皆合乎规矩。家境殷实的肉多素少,家境不好的,素多肉少,但皆合乎三八席的规程。沟南人则要随意许多。但质量比沟北人的席要高很多。沟南的席酒席丰盛,满碟满沿。沟北的席,酒席单薄,饭席丰盛,红白萝卜,豆芽菜保证满满当当。饭席是温饱的象征,而酒席则是小康的象征。南北穷富,一目了然。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