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绝版青春

 
 
 

日志

 
 

龟兹  

2008-06-13 15:4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腔是一位老者,老的连被称为国粹的京剧在他面前都只得是徒儿徒孙。老了,不免喋喋不休,不免倚老卖老,总是不受年轻人待见。

生于八零年,也算是年轻人。受流行音乐的蛊惑。对这位老者,不冷不热,也没怎么关注。虽然不怎么关注,却也不敢对他有丝毫的轻看。对传统文化的偏爱,使我相信这种绵延几千年的艺术,必有其博大精深处,只是我站在门外,不了解罢了!对于秦腔也算是敬而远之吧。

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其实没怎么看过全本的大戏。一来自己不关注,二来澄城小地方也没什么角。大多时候,我所听到的秦腔都是丧事上那些吹鼓手们捣腾出来的东西。这帮人马,平日里,吆牛耕田,务弄庄稼。有白事,便出来吹吹打打,吼两嗓子。他们一般被称之为“乐人”但更多时候他们是以“龟兹”的名字示人的。

两种称谓,我听到的是两个境界

“乐人”者,顾名思义 ,搞乐曲的人。颇高雅。这样的称谓似乎只有久居剧团的那些“人民艺术家”才能匹配。能给他们这帮业余选手这样的称谓,应该是抬举他们了。我想他们更愿意说自己是农民,而不敢有丝毫的念想,把自己看做“艺术家”。“艺术家”是一群很特别的东西,不管到底手艺如何,总是把自己捣斥的特立独行。长长的头发,不知是男是女,长长的胡须,不知是人是兽。几十米远就能闻到刺鼻的香水味。总之,要把自己弄的和普通人隔离开来。而这帮“龟兹”脱离了丧事的舞台,和农民并无二致。我想在他们想来,自己的这点手艺,和泥水匠的的手艺一样,都是混饭吃的工具。

所以在农村,大多时候,他们是被农人称为“龟兹”的。“龟兹”是本地方言 ,书面上,应该解释不了这个词的含义。但我从中我隐约听到一点贬义。因为“龟兹”的一敲锣,一打鼓,都是要现银的。所以村人在骂人小气的时候,常说“公道得象龟兹一样,多一锤锤都不敲”还有骂人中挺恶毒的一句叫“龟兹耸”。看到出,龟兹在本地农村是不被人高看的职业。“龟兹”在古时,应该算是“戏子”吧。现在龟兹的表演,应该就是,古时戏子唱堂会的那一种。古时,戏子的地位是极低的,好像还没有做皮肉生意的妓女地位高。农村的封闭,使这一种糟粕思想,不自觉的遗留了些许。

龟兹在前多年,应该纯粹是一种混饭的工具。每次表演,他们都会带一个只有龟兹才有的装备“油水布袋”,一场丧事下来,每人总能装半袋子诸如“油云”“花馍”等吃食,回家给老小吃。现在,人们不缺了粮食,这样的装备,便也淘汰了,只要人民币。

前多年的龟兹,只会唱秦腔,一张八仙桌,就是他们的舞台。唱几出和丧事稍微相干的戏曲片段。打板声一起,便声如炸雷豁啷啷吼将开来。虽说丧事开始之初,就说好了价格,但他们唱戏,大多时候,还是要另付现银的。死者的亲人,此时轮番给钱给烟点戏。子女多的,总能将龟兹唱的大汗淋漓。社会进步了,与时俱进了,百花齐放了。龟兹的手艺也稠了。不但会唱《周仁回府》,还会唱《妹妹你坐船头》,不但会敲铜锣,还会敲架子鼓。不但会提袍甩袖,吹胡瞪眼,还会蹦蹦跳跳的现代舞。一边是孝子的哭声,一边是村人的笑声,似乎不大和谐。但老祖宗留下的习俗谁都改变不了,人们觉得只有热热闹闹埋葬了死者,丧事才算排场,活人才能心安理得。正所谓“白喜事”。

澄城的丧事中,一般是请两班龟兹。老人下葬之前,执事的总要安排一场龟兹对抗赛。这时可以说是龟兹真正逞能的时候,不逞能也不行,因为这也关乎到这班龟兹以后是否能在这里混的问题。总是要通过自己的本事分出个高下强弱。两张八仙桌分将开来。执事的站在中间,拿出几十块钱,看那边好,就把钱给哪边。以前,好像就是赛唢呐。一开始站在地上,明亮的唢呐声,顿时响彻了整个槐院。哪边好,村人就呼啦啦往哪边拥,另一班班龟兹急了,忽地就蹦到了桌子上,两个唢呐放到嘴里齐吹。那一班也不示弱,给桌子上再摞个板凳。站上去,干脆嘴里放三个,牛眼圆睁,汗水从光头上直往下流。观众拥过来,拥过去,掌声不断。到后来,两班人马都是光着上身站在几个桌子几个凳子摞起来的台子上,鼻孔两个,嘴里三个。五个唢呐齐吹。观众的叫好声掌声唢呐声似乎能将天吼破。龟兹此时虽然气喘吁吁,大汗淋淋。但从那眉眼中看的出,比吃一碗羊肉泡都滋润,舒坦。观看的农人的心胸肺腑,关关节节的困乏似乎也一尽儿涤荡净了。现在的龟兹,不上桌子了,一来不安全,二来他们的装备先进了。一人高的大音箱。摆在身后,几里远都能听到。戴个墨镜,穿个风衣,架子鼓敲起来。“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那派头,那气势,刘德华看见,可能都汗颜得不行。

龟兹的唱戏,严格来说不是戏,也谈不上什么艺术,人们图的完全是个红火热闹。所谓的戏都是他们独自在生活实践中揣摩后的再创造。他们不懂指法,可能也不识谱。但就是他们这样的粗略表演,而丰富了农村的文化生活。他们是农民的演员,也许只是丑角,仍然值得我们敬重。因为他们在尽情表演的同时,也在不断继承和传播着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他们构成了乡村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为人们的生活增添着无穷的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